阿靑

无灵魂舞者

幻听05(正泰糖V)


那天告别金南俊之后,金泰亨去了市第一医院,关于幻听,医生表示只是长期睡眠不足导致精神紧张造成的神经性幻觉问题,身体机能未见异常。金泰亨松了一口气,在心里苦笑,自己年纪不大学历不高仅是一名代课老师,不努力工作以示忠心的话估计只能卷铺盖回家了。

不过说来也怪,之后他并没有特别调整作息,但最近这好一阵子都没有再幻听。至于田柾国,那天之后他们很少碰面,好像真如他所说的“你出去早我回来晚打不上照面”,可是一个上大学的小屁孩哪里来多么丰富的生活?即使在未来教育遇见,小孩也只淡淡笑一下就低头经过还不等他回应,于是这回金泰亨诧异了,明明什么事都没发生不是吗?搞得像发生了什么似的,哼。

这天是个星期五,金泰...

幻听04(正泰糖V)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泰亨。”
“如同当年。”

金泰亨对上田柾国的眼睛时感到一阵眩晕,根本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意识也在流失,合眼的瞬间思绪渐飘渐远,他隐约看见了一座从未见过的古镇,似仙境般烟雾缭绕,当中有一位白衣公子正跪在一个长发散落昏迷不醒的黑衣公子身边。

暗巷巷尾,田柾国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深深拥住金泰亨,好像找回丢失很久的心爱的东西的样子,他的嘴角不住上扬终是笑了,眼里却有很多难以捉摸的情绪。
忽然,周围的物气发生变化,有什么出现了。

“今天你可以带他走,”“但你最好想清楚这一次不放手的后果。”

田柾国没有回答,不用抬眼他也知道这是谁。

“所以你以为,你现在这般境地还能为他做什...

幻听03(正泰糖V)


待走出了好些距离,朴智旻一把将自己推离郑号锡。

“一直这样骗他我心里过不去。”
“那你去告诉他真相吧。”
“不可能。”
“朴智旻,你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郑号锡一手抬起朴智旻的下巴,看着他略带慌张的眼睛,勾了勾嘴角,又把他带进怀里,低头轻吻那双柔软的唇,“宝贝儿,我们只用按照他以为的那样演下去,别的不用多想。”

“如果我觉得累呢?”
“那你的后路只有一条。”
朴智旻惊言抬眸,看到的是郑号锡笑意盈盈,宛如弘月的眼。

第二日清早起床金泰亨头痛欲裂,草草收拾了东西出门赶公交,本想在车上补个眠,可前日发生的怪事像过电影一般接连在脑海中回放,金泰亨无法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可还有从镜中看到的黑衣人和...

幻听02(正泰糖V)


酒过三巡,金泰亨先撑不住了。

头晕的厉害,酒劲不断往上涌,他在洗手间里用冷水一遍又一遍地抹着脸,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关上水龙头,双手抵在池边,抬头望向镜中的自己,或许是酒气未褪的缘故,金泰亨忽然觉得一切都是虚幻,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眼神迷离嘴唇却殷红得快要滴出血的人,真的是自己吗?

‘脸真是够美’‘你当然不可能记得他’‘哈哈哈哈哈哈……’

……谁在说话?!

金泰亨十分确定的是此时洗手间里除了他没有任何人,原本嘈杂的门外忽然安静得出奇,大风不断经过通风口发出呜鸣奇怪的声音,头顶主灯不知何时灭掉了,四周一片漆黑,只剩镜子上方两颗白炽灯泡亮得惨白。

金泰亨背后阵阵发冷,又偏偏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

幻听01(正泰糖V)


T城的秋比想象中要冷得多。

金泰亨一早在办公室连打了十几个喷嚏后决定中午回家加点衣服,同办公室的其他几个老师纷纷表示可以借件外套给他时,金泰亨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金泰亨只是在T城做个韩语老师,原本的家在距离很远很远的s镇上,至于那个家,他也许久没有回去过了。T城是个繁华的现代都市,因悠久的历史而闻名,到处是仿古的建筑,城墙和钟楼也都完好保存,宁静安逸之上又添许多清丽的韵味。

金泰亨家里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从他有记忆开始就只见过父母两人,父母时常感叹人心讳莫难测,说祖父母去世后所有亲戚都断了联系。金泰亨自小性格乖巧,不攀比吃穿住行,生活可以用朴素来形容。虽然拥有极好的皮相,但安静到近乎冷漠的...

© 阿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