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靑

无灵魂舞者

幻听01(正泰糖V)


T城的秋比想象中要冷得多。

金泰亨一早在办公室连打了十几个喷嚏后决定中午回家加点衣服,同办公室的其他几个老师纷纷表示可以借件外套给他时,金泰亨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金泰亨只是在T城做个韩语老师,原本的家在距离很远很远的s镇上,至于那个家,他也许久没有回去过了。T城是个繁华的现代都市,因悠久的历史而闻名,到处是仿古的建筑,城墙和钟楼也都完好保存,宁静安逸之上又添许多清丽的韵味。

金泰亨家里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从他有记忆开始就只见过父母两人,父母时常感叹人心讳莫难测,说祖父母去世后所有亲戚都断了联系。金泰亨自小性格乖巧,不攀比吃穿住行,生活可以用朴素来形容。虽然拥有极好的皮相,但安静到近乎冷漠的性格让大多数人只敢远观不想靠近,不过他也不在乎,毕竟朋友只要有知心的就够了。

他的确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名字叫朴智旻。

金泰亨住城东,红华巷里的金康雅苑,名字挺别致但地方着实破了点,毕竟月租才一千块,不贵。他教书的地方在城西,也不是繁华的地界,一座临街的写字楼上挂着四个大字“未来教育”。他每天清早乘坐第一班公交去城西,这雅苑离车站还有好些距离,却都是曲曲折折的小街小道,够走二十分钟的。春夏天气暖和还好到秋冬可就不行了,天亮得晚又冷,路上连个多余人影也见不着,本来早早离开被窝就够残忍,这下金泰亨断然觉得自己可以走到世界尽头了。

周一的中午人少车顺,金泰亨正从街角简餐店打包了午饭出来,想着回去兴许还能眯上一会的时候就撞上了从拐角另一边忽然冒出来的人。“啪——”的一声餐盒落地,咖啡洒了自己一身。

“哎,你,”金泰亨抬起头正想说点什么,看到男孩的时候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面前的人戴着白色的毛线帽,穿白色衬衣和纯白休闲外套,下半身黑色紧身裤配经典款万斯。因为跑得太急额前棕发刘海有些凌乱,耳机只有一边挂在耳上,男孩微微张口喘着气,嘴唇却是红红的,瞳孔如黑曜石般深邃,圆圆大眼上似是蒙着一层水汽无辜又动人,鼻梁高挺,精致如此。金泰亨觉得他好看得简直不像话。

“对不起。”男孩利落地捡起万幸没有洒出饭的餐盒,连包装袋一起递回金泰亨手中,“我赶公交太急,没留心撞到了你,还好吗?弄脏了你的衣服我可以赔偿。”

“没,没事。”金泰亨忽地回过神来,心里有个地方痒痒的,“不严重,你去忙。”

“谢谢你啦,再见!”

金泰亨挥了挥手什么也没说,反正他觉得没有再见的可能,也没有必要。

下午没有课,金泰亨面对电脑里众多待处理的文件昏昏欲睡。中午休息的并不好,回家以后男孩的身影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他越想越觉得那个模样太过熟悉,熟悉到一时间竟想不起来,似乎是很早之前就认识的人,又似乎是昨天在哪里见过的人。

金泰亨还在苦恼的时候,手机适时地震了起来。

“智旻哥。”

“我们泰亨啊,这么冷淡。”

“今早才通过话,需要激动吗。”

“嗷对对对对,但我和我们泰亨总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啊。”

“蛋糕和包厢都订了,附近有酒吧缪斯,离郑号锡家不出一千米,我去旁边小旅馆过夜不打扰你良宵。”

“好喔我们泰亨总是出乎想象的棒。”

“八点43°湘。”

“啊呀呀呀呀我们泰……”没说那边完金泰亨就果断挂了电话。恋爱中的人总是奇奇怪怪的哼。

“老师,你好。”……这谁?办公室里刚刚明明一个别人也没有。

“同学你好。”还是平淡如水的语气,金泰亨抬头看来人,嘴角差点抽搐,这不正是之前脑子里想的人吗?!

“前台老师让我先填了这个。”看着他递过来报名表,那白皙修长的手让金泰亨觉得很是晃眼,甚至心脏也晃了起来,啧,怎么回事。又抬头瞟了一眼,啧,还是好看。

“拿好啊,田柾国,下周一晚上开始在四楼B教室上课。”接过学生证,田柾国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嘴角,这个人现在,好像比之前可爱多了。

直到田柾国走远金泰亨才收回视线,原来这个好看的小朋友只差自己两岁,而那个名字,田柾国,也很好听呢。

六点下班,七点去市中心商圈取郑号锡的生日礼物,八点赶到城南拿蛋糕再直奔餐厅。金泰亨一向守时,有时甚至会提早很多。最后连包厢也布置好了,他就安静坐下等待今天的主人公们到达。

朴智旻是竹马,为能照顾金泰亨,大学毕业后他放下家族企业的事也来到了T城。不去探究朴智旻从小到大一直对自己那么好的理由,金泰亨只觉得这辈子为他赴汤蹈火自是理所当然。郑号锡是朴智旻的上司,F公司的总裁,那男人拥有一双狭长的眼,俊朗又饱含风情。自从遇见智旻就笃定了一生,愿把所有温柔都留给他,尽力用自己尚在成长的羽翼保护他。

手机屏幕灭了又亮亮了又灭,那两人却还是没来,金泰亨简直饿的前胸贴后背。

TBC

评论
热度(32)

© 阿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