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靑

无灵魂舞者

幻听03(正泰糖V)


待走出了好些距离,朴智旻一把将自己推离郑号锡。

“一直这样骗他我心里过不去。”
“那你去告诉他真相吧。”
“不可能。”
“朴智旻,你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郑号锡一手抬起朴智旻的下巴,看着他略带慌张的眼睛,勾了勾嘴角,又把他带进怀里,低头轻吻那双柔软的唇,“宝贝儿,我们只用按照他以为的那样演下去,别的不用多想。”

“如果我觉得累呢?”
“那你的后路只有一条。”
朴智旻惊言抬眸,看到的是郑号锡笑意盈盈,宛如弘月的眼。

第二日清早起床金泰亨头痛欲裂,草草收拾了东西出门赶公交,本想在车上补个眠,可前日发生的怪事像过电影一般接连在脑海中回放,金泰亨无法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可还有从镜中看到的黑衣人和凭空出现的男子,饶是无神论者如他,也清楚这些不可能从科学角度解释。

难道是因为最近太累出现了幻觉?金泰亨自我安慰,他最近确实也迷迷糊糊弄错了好几件工作上的事情,等语学研究交流会这阵子忙过去,一定得请个假好好休息。

嗯……
语学研究交流会?!

“啊”金泰亨低呼一声,这是他两个月前就开始参与策划着手准备的公司年度的大会之一,今天要同其他小语种代表一起,接待从S市总部过来的交流代表,可自己现在这副鬼样子怎么见人。

金泰亨还在苦恼的时候,公车进站开门关门又放进来一股冷风,他不禁再裹紧了点衣裳,怎么好像越来越不耐寒了。

“你好,对外交流部主管金南俊。”
“你好,韩语部代表金泰亨。”

最终金泰亨还是顶着勉强舒展的眉头和毫无血色的脸撑完了整场交流会,其间他双眼几次几乎要合上,却都被那个清冽的声音拉回了精神。
“本次全部策划案中,我认为,只有金泰亨代表的合格。”

其他人心下俱是一凛,这个年纪轻轻的主管能力强要求严大家早有耳闻,据说平时也是冷冷淡淡一副难以亲近的模样,今日一见发觉确是名不虚传,各种见解直中要害,连分部经理的态度也让他三分。众人默不作声,等待他处理此事的下文。

“其他策划案一周内重新提交,会后金代表留下确定其他事宜。”“……”“金泰亨先生?”

金泰亨猛地回过神来,尴尬地冲众人点点头,便不再敢接收某个方位传来的视线,混沌中会议是怎么结束的他也不知道。

会后。
“您的状态似乎很不好。”
“实在抱歉,我确实遇到一些事情……”

‘贱人要装可怜?可是他现在柔弱无力的样子让我好想抱抱他。’
‘让他继续哇,看金南俊会不会上钩?’

“你们胡说什么!”说出这一句金泰亨自己也愣住了,该死,又是幻听,会议室里除了自己和金南俊明明谁也没有。

他看着露出奇怪表情的金南俊,想解释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堂皇道:“金先生对不起,真的……我们改日联系可以吗?”
“希望尽快。”金南俊倒也没有为难。

送走了扑克脸,金泰亨终于能放下一口气,好在策划案获通过老板也准了半天假,接下来?接下来先睡一觉再说啊。

金泰亨惊醒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外面黑压压的,房间里没有开灯模模糊糊地看不清,他坐在床上胸口起伏不定,一时间竟无法从梦境中走出来。

梦里纷飞的大雪阻挡视线,他身着单衣却丝毫不觉寒冷,脚步不受控制地一直向前,但路根本没有方向和尽头,四周的白茫连成一片,没有任何其他生命的踪迹。金泰亨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里要怎么走出这个地方,绝望可怕地涌上来,他仍是无法停止地被脚下无形的力量推入漫天的白色里去。

正平复心慌,却顿觉背后发凉,他大概猜到了接下来的事情。

‘宝贝儿,害怕吗?’
‘别怕,我保护你,嘻嘻。’

“滚!别再缠着我!滚啊!”
两天之内出现三次幻听一次幻觉,金泰亨觉得自己是时候问候医生了。

简单解决过晚饭,站在马路边还能享受点晚风的安谧。红华巷是这座城市的老街道,行道树参天高,如今秋季的光景里落了大部分叶,繁密的枝桠却也遮住了头顶的半边天。金泰亨望着深蓝的天空,忽然开始怀念十几岁的日子,那时也有吹来很凉却不想走的风,也有投下暖光却很落寞的街灯,那时他还没有离开父母,还没有离开家。

在附近转了好一会儿,估摸着到十一点了,金泰亨才调头往家走。深夜这边周围静得出奇,路过一个小酒馆的时候才听到点嘈杂,他不禁加快了步伐。

身后突然传来一群人急速追赶的声音,金泰亨退到一旁,看为首的凶神恶煞正带领一众手持棍棒的人向前冲,“别让他跑了!”由于道路狭窄,一众人经过身边时金泰亨没留心一把斧头差点向他的脸问了好。

一个偏僻小破地还能发生什么黑道大案?
金泰亨心里正嘀咕,一个物体就从后面猝不及防挂上来了。“啊……”那瞬间他只想到昨天出现在身后的黑衣人,便僵住一动不敢动。

“帮……帮,咳,帮我……”身后的人几乎把重量全部压到了自己身上,要说话要动都力不从心。转过身后金泰亨确实十分惊愕,他看到的分明是脸和衣服上沾着血,虚弱喘气的田柾国。

“你怎么回事?”
“没时间解释了,嘶,总之,咳,帮帮我……”

虽然很讨厌摊上事,但眼见着田柾国坚持着一口气说话到忍痛几近晕厥的模样,金泰亨心软了,他一把揽过他的肩一手抱住他的腰把他圈进怀里,就近带向小酒馆后面的巷子里。

才放下田柾国就听到刚刚那群人折回来的声音,“绝对在这附近,找!”金泰亨有点慌了,他长这么大根本没见过这样的事,更得罪不起黑道白道还是红橙黄绿道上的人,田柾国只是他认识仅两天见过仅两面的人,又何必为他护命?他抬腿想走,可是瞥到靠在墙上的人捂着伤口难受呻吟的模样他却有点走不动了,偏偏这时那群人也搜到了巷子口。

回头是田柾国那双清亮的眸子在看着他,眼里满是恳求,对视不过两秒钟却感觉有如两分钟长,金泰亨一怔,顺手抓起墙角的木板,做了这辈子目前为止最大胆的事情。

“跑啊,叫你跑啊,你他妈倒是跑啊,有种啊!”他一边大喊一边用木板疯狂砸向田柾国身上,“他妈的就没见过你这么负心的!老子为你放弃一切做牛做马做发泄工具无怨无悔,你就不记得老子一点好还在外面找人?!你他妈活腻了吧?!”

喊着喊着金泰亨竟带上了哭腔,他本身嗓音低又略带沙哑,这下真是有撕心裂肺的感觉。怕外面的人继续起疑,他生生把眼泪逼了出来,“古龙轩,我这么爱你,这么爱你啊……你为什么不懂呢,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呢……我真的好爱你啊!”说着丢下了手中的木板,直接扑在田柾国身上哭喊。

不远处其他人见此情景只觉尴尬,“呃,里面是俩口子解决破事。”“不是他还看什么热闹!肯定还躲在酒吧没走!追!”为首的挥手发话,一众人很快撤离了巷子口。

听着脚步声远去金泰亨才停止动作,他双腿发软支撑不住一下子坐在了田柾国旁边,体验着今天第二次强烈心悸带来的余温。还没缓过神来就被人捉去手腕举到了眼前,田柾国嘴角带笑地把脸凑了过来,跟上次调戏他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泰亨。”

TBC

评论
热度(13)

© 阿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