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靑

无灵魂舞者

幻听05(正泰糖V)


那天告别金南俊之后,金泰亨去了市第一医院,关于幻听,医生表示只是长期睡眠不足导致精神紧张造成的神经性幻觉问题,身体机能未见异常。金泰亨松了一口气,在心里苦笑,自己年纪不大学历不高仅是一名代课老师,不努力工作以示忠心的话估计只能卷铺盖回家了。

不过说来也怪,之后他并没有特别调整作息,但最近这好一阵子都没有再幻听。至于田柾国,那天之后他们很少碰面,好像真如他所说的“你出去早我回来晚打不上照面”,可是一个上大学的小屁孩哪里来多么丰富的生活?即使在未来教育遇见,小孩也只淡淡笑一下就低头经过还不等他回应,于是这回金泰亨诧异了,明明什么事都没发生不是吗?搞得像发生了什么似的,哼。

这天是个星期五,金泰亨为了难得的双休留在办公室里赶工,只要把语学研究会的收尾资料整理好周末就没有其他任何事情,终于可以安心地去和朴智旻达成计划已久的进山烧烤成就。

伸个懒腰揉了揉酸胀的眼睛,金泰亨打算去天台走一圈再回来继续。此时是晚上八点多,整座大楼除了一楼保安室还有人外只剩他一个,四周黑压压静悄悄的一片,连起身推开椅子的声音都格外清晰。

走到顶层才发现天台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锁上了,居然还用了一把灰漆漆的旧锁头。不过他记得这扇门是一直不上锁的明明,盯着这凭空而来的锁看了半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大楼顶层的灯大概是常年不怎么使用的缘故特别亮,把影子照得分明,他转身想返回,可刚走出去几个台阶就凝固在原地无法前进。

不知何时,分明地,旁边墙上他的影子后面,多了一个影子。

一定是先前怪事经历多了,此刻才能压下恐惧保持镇定,他想,既然有影子就不会是鬼怪一类的东西,但能够凭空冒出来的又绝不是正常人类,这到底是什么玩意想要对我做什么?!

现在又没有通讯工具……哪里有人?说不定可以帮忙对付!啊对一楼,保安室!

几乎是想法形成的瞬间身体就做出反应,金泰亨拔腿冲了出去,不管不顾在楼梯间里奔跑有多么危险,大概是危险情况下往往会激发出人的潜能,他完全在用着前所未有的速度向一层逃去。

没拐几个弯很快就到了一楼,保安室的屋子竟是黑灯一片,像极了恐怖片里荒郊野岭烟雾弥漫的鬼屋。一瞬间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跑过去使劲敲门,期望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等打开门一切就恢复正常。敲了大概十来下,门从里面开了,可奇怪的是门后并没有开门的人,屋里也没有一个人?似有一阵阴风从身后吹过,金泰亨立刻汗毛直立毛骨悚然。

他突然察觉到一个很不对劲的地方,他记得十六楼楼梯间贴了张旧海报,刚才是从顶层十七楼开始跑,但那海报至少在他视线里经过了三次!意识到什么的他猛一回头就看见墙上楼层号白底红字写的分明是16!再回过头眼前只是一堵墙,哪里有什么保安室!见鬼!他这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跑出原地!

‘看你冒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好有趣呢’
‘上次让你逃了,这次可没那么容易’

偏偏这个时候幻听!金泰亨双腿抖得厉害几乎站不住脚,墙上依旧是两个影子,同时他清楚地感受到四面八方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玩意在注视着他,也明白被困在这类似阵一样的东西里,自己只能束手就擒。金泰亨想,这次是真的完蛋了吧。

浑身脱力地顺墙滑下去,他感到一片阴影覆了上来,不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他绝望地闭上了眼。此刻占据他满满脑海的不是父母不是别人,竟是田柾国……上次我救了他,现在他会不会来救我?失去意识前他这样想着……

“不要!啊——!”

朴智旻大喊出声起身惊醒,发觉自己只是做了噩梦,在梦里金泰亨被一箭穿心而死,他却奇怪地只能旁观什么也挽救不了。床上另半边空落落的,郑号锡还没有回来,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三次夜不归宿。心里的恐惧和不安一时间难以平复,朴智旻看着窗外惨淡的月色,总感觉一切都昭示着这不会是个安宁的夜。

“你好,请问金老师今天没来上班吗?”

金硕珍闻声抬头看到办公桌前站着个瘦瘦高高圆眼睛有点帅又有点可爱的男生,忽然就脑补起了他头上再长对兔耳的模样,肯定超像的吧,噗……呀,居然一不小心笑出声,在对方露出奇怪的表情之前他迅速恢复了扑克脸。

“我就是金老师,什么事?”

“……”

这下对方真的露出了瞧见智障般奇怪的表情。

“我说那个,”田柾国指了指金硕珍斜后方的位置,“金泰亨老师。”

“噢噢噢,他没来,今天他没课轮休。”

“他不是前天才轮休?诶?!今天星期几?”

“星期四啊同学。”

“什么?!!!”田柾国心里猛地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转身冲出门去,他需要立刻确认一件事情!

“是星期四没错啊,那孩子怎么了⊙_⊙?”金硕珍喃喃又看了眼手机,这回轮到他露出奇怪的表情了。

田柾国几乎是一路飞奔地回了家,上楼坐电梯的时候他的心跳快得简直要跳出嗓子眼。今天绝对是星期六,他出门前特地确认过时间!前几天跟魔接的人大打出手受了重伤他一直在静养,恢复了初级灵力目前只能感知到金泰亨的方位,而昨晚金泰亨在未来教育一直没有回来,所以他今天一早就赶去学校确认他的安全。但结果不仅是金泰亨没有上班并且在他毫无察觉地某个时间点有人让时光倒流了?!

他记得星期四的感知是金泰亨一整天都呆在家里,现在必须确认他有没有在家!

摁了很久门铃也使劲敲了门,却什么反应都没有,田柾国愈加担心着急,顾不得太多,他内里聚集一股真气运用灵力穿门而过,可屋里空空如也金泰亨不知所踪。
墙上的电子钟显示着现在是12月1日星期四上午11时25分,田柾国怔在原地不敢置信——能让时光倒流的人只有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那个人早在一千年前就死在他手下了!

“上仙怎么会这么大意呢?刚受过重伤却剧烈运动甚至调用灵力,难道是特地配合我来取你性命。”

背后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田柾国听不出是谁,但是现在他的确手无缚鸡之力,体内真气一边乱窜一边快速流失。一早上的所作所为给他带来的是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其实从穿门而过的瞬间就开始了,他一直在强忍而已。

眼前一片模糊,大脑也一片空白,倒下去前他看到的最后场景是一个黑袍加身只露出锋利下颚线的人缓缓举起了镰刀……

评论(3)
热度(15)

© 阿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