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靑

无灵魂舞者

幻听02(正泰糖V)


酒过三巡,金泰亨先撑不住了。

头晕的厉害,酒劲不断往上涌,他在洗手间里用冷水一遍又一遍地抹着脸,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关上水龙头,双手抵在池边,抬头望向镜中的自己,或许是酒气未褪的缘故,金泰亨忽然觉得一切都是虚幻,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眼神迷离嘴唇却殷红得快要滴出血的人,真的是自己吗?

‘脸真是够美’‘你当然不可能记得他’‘哈哈哈哈哈哈……’

……谁在说话?!

金泰亨十分确定的是此时洗手间里除了他没有任何人,原本嘈杂的门外忽然安静得出奇,大风不断经过通风口发出呜鸣奇怪的声音,头顶主灯不知何时灭掉了,四周一片漆黑,只剩镜子上方两颗白炽灯泡亮得惨白。

金泰亨背后阵阵发冷,又偏偏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被不知什么力量僵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通过镜子他分明地看见背后出现了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黑色风衣的帽子遮挡住大半张脸,只能隐隐辨认出锋利的下颚线。金泰亨本能地感知到自己此时一定正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可来不及思考什么,黑衣男人就已缓缓举起了手中镰刀样的利器,对准了他的脖颈。

“唔?!——”

眼看那镰刀就要穿破自己的皮肤,金泰亨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随即天旋地转,清醒过来就是此刻在洗手间杂物间里他被另一个陌生男人护在怀中的状态,想挣脱开来反被抱得更紧。嘘,男人比了比手势示意。

这就是瞬移???眼见为实,就算再无法理解几分钟之内发生的所有奇异事件,金泰亨也明白眼下保命最重要。

两人距离很近,呼吸间的气息洒在彼此脸上,对方的一点小动作都可以明显感知。温度渐渐升起来,金泰亨想自己的脸一定变得很红。他抬眼看这个比自己稍高一些的男子,长得确实漂亮。金泰亨很少评价别人的外貌,他一向认为都是人长相没有多大差别,但这个男人却是今天第二个让他觉得格外好看的。漂亮的男人正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眉头微皱,目光中透着凌厉,米白色头发将本就偏白的肤色衬托的更加白皙,却没有一点因为当下暧昧的情形而染上绯色。

就大脑当机的状态不知持续了多久,金泰亨感觉后背明显一轻。

“嗯?”

“安全了。”

“噢。”

“还不放手。”

“诶?”金泰亨这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松开了不知何时环在对方腰上的手,脸烧得更厉害了他只好低下头掩饰,原本心中有一连串疑问此时却都憋在嘴边如何也开不了口。

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男人抬起他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金泰亨看到男人眼里雾蒙蒙的,好像有一层水汽,有一种说不清的风情。

“现在并不是解释的时候。”

“来日方长。”

说完男人就放手推门而出,金泰亨愣了一愣也走出去,然而外面哪里还有男人半点身影。他这么快就走了吗?

门外不知何时恢复了人声嘈杂,金泰亨酒已醒了大半却是满满的怅然若失。虽然刚刚发生的事情在他二十四年的人生和认知里都必然是不可置信排行榜的第一名,但脸上仍有的一丝温热触感和男人倾身时留下的淡香水味却无疑提醒着他一切都是真的。然而刚才,自己好像紧张得连谢谢都忘记说。

“我回来了。”金泰亨表面平静地入席。

“怎么去那么久?出了什么事吗?”说话的是郑号锡。

“没有,刚才有点不舒服。”

“泰泰你哪里不舒服?因为喝太多酒吗?明天代课吗要不要回去休息?”

“没关系。”

饶是朴智旻还想说什么郑号锡已经拉住了他耳语,“泰说没事就不问了,他自有分寸。”啊,也对……朴智旻想了半天才发觉有哪里奇怪,泰?号锡居然叫他泰?

缪斯前厅。

震耳欲聋的音乐刺激着耳膜,舞池里各色男女扭动着身体,这迷乱的地方有猎物也有猎人。平常金泰亨倒也偶尔会跟朴智旻出来玩一玩,今晚喝完酒后头一直晕得厉害,路上被冷风吹了吹居然还有点清醒,但是现在在这个人声哄吵烟雾缭绕的地方,金泰亨简直一刻都呆不下去。看他脸色不好朴智旻也不拦,任由他四处去转找个舒服的地儿。

忽然撇到田柾国站在不远处吧台前时,金泰亨确信如果自己此刻张着嘴一定可以塞下一个拳头。田柾国好像一直没看到自己,他正紧张地应付身边时不时出现的搭讪的男女,很不知所措的样子。

金泰亨皱了皱眉头,挤进人群里一把揽过他的肩。

“小子,居然敢来这里玩?”

???对于他的出现对方显然写了满脸惊讶和不明所以。

“还装傻?快跟哥回家!”

还没等田柾国反应他已经一把拉起他的手向门口走去,也不顾身后男女戏谑的唏嘘声。一口气走到马路边上,金泰亨才发觉自己其实根本没有任何立场做这样的事,看着对方依旧带着疑惑的脸他就忽然泄了气,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

“喂,你这么爱管闲事啊老师,我们才第一天认识。”最后一句特地被咬重。

“呃,其实,”金泰亨的话未出口被田柾国打断,“不用教育我,我也很惊奇在这里遇见你哎,明明看起来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田柾国倒是说得没错,自己平时很少参加公司里的私人聚会,周末闲下来就在家写写文章看看书,放长假的时候要么和朴智旻要么自己一个人去旅行。他确实是享受孤独的,并且以为自己的生活会一辈子平静下去。

“刚刚,我只是想替你解围。”

“解围?不需要,我当然保护得了自己。倒是老师你,长得这么好看又这么瘦弱,才要多加小心。”边说着田柾国的脸边越靠越近。金泰亨心下明了自己被调戏,却意外的有点受用。

“可以啊泰亨,人都带出来了。”郑号锡不知什么时候架着朴智旻出来了,后者软绵绵地趴在他的怀里很不清醒,脸上泛着潮红。

紧了紧抱着的人,郑号锡还是一脸坏笑的模样,“我们先回去了,你继续跟小朋友玩,不要太晚喔。”

哎?这又什么跟什么啊!只顾着想反驳郑号锡,金泰亨全然没有发现看到郑号锡和朴智旻时,田柾国突然暗下去的脸色。

TBC

========================

注:此章及以后章节中出现的单引号‘’里的内容均为只有金泰亨可以听到的幻听。

评论
热度(19)

© 阿靑 | Powered by LOFTER